大发快3彩票

我们站上了南极
作者 : 未知

  写在前面:青岛画报南极行
  2018年-2019年,青岛画报先后两次组团,集结摄影爱好者、旅游爱好者远赴南极,踏上了极地净土之旅。一路上,诸多震撼,收获甚丰,感慨良多,回味悠长。很多驴友说,“还想再去!”还有一些朋友问,“什么时候再组团?我们要去!”
  我们将把南极采风继续搞下去,欢迎广大读者朋友关注我们,活动招募将提前刊登在画报上,并发布于画报微信公众号,敬请期待。
  南极,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遥望而不可及的圣地。南极,冰雪的世界,企鹅、鲸鱼、海豹,和白鞘嘴鸥、黑背鸥、蓝眼和红眼鸬鹚、信天翁等等各种海鸟的家园。和谐,纯洁,高旷,静穆,如梦如幻,天堂般的美。
  南极,我们来了。南极,相距2万多公里,飞越万水千山,青岛画报摄影采风团一行11人,真地朝拜你来了。
  从2019年1月12日上午10点多离京至29日早上返抵,来回17天。真正的“南极时间”,应该从地球上最南端的美丽小镇乌斯怀亚算起。当地时间,1月14日下午5点,我们登上了海达路德“午夜阳光”号邮轮,至1月25日上午8点30分离开。我们总共在游轮上待了11个晚上。将近12天的时间,我们在大洋之上漂泊,心如潮涌,所见所闻,荡胸涤肺,灵魂所受之震撼无以言表。
  一颗澎湃的心,恍若隔世。美如冰雪,梦正阑珊。
  正月初五,正午时分,天空晴朗,阳光柔和。窗外,绿竹摇曳,吉祥的大红灯笼在微风中轻轻摆动。树么,树枝上已隐约可见小小的骨朵,散发着春的气息。我似乎还在梦里,恍惚间听到轰……咣……哗……啪啦啦的声音,这是“午夜阳光”号邮轮在劈波斩浪前行。我把一路上如同浪花一样的美好细节和片段追忆下来,凝固成永远。
  1月14日夜,“午夜阳光”号邮轮从乌斯怀亚起航。15号上午,阴天,有雨,环顾四周,茫茫一片,无边无际,穿越德雷克海峡。没有传说中的那样厉害,浪涌起伏,对我而言,“午夜阳光”号邮轮上下左右摇晃如同摇篮,很惬意。这一刻,耳边萦绕着“外婆的澎湖湾”。中午时分,天气逐渐变好,天高,蓝天白云,大洋辽阔,船舷两侧不时有海鸟掠过。至下午2点20分左右,蓝天白云之下,忽然飘起了雪花,洒落到9层甲板上随即融化,瑞雪呀,吉祥。
  1月16日中午,“午夜阳光”号顺利抵达南纬63度杨基港。2点40分,我们开始下船。
  分乘冲锋舟进行第一次登陆。云卷天舒,冰山高耸,海水湛蓝,无数的巴布亚企鹅在蹒跚。世界晶莹剔透。11位摄影采风团成员在此共同展示了青岛报业传媒集团和青岛画报摄影采风团的旗帜。寒风并不凌冽,激情写满每一个人的笑脸,可叹只是登陆时间太短暂。雄奇而又壮美,自豪,我们站上了南极。
  1月17日上午8点许,船员在喇叭里广播,有两头座头鲸正在船头前方游弋。刹那间,整艘邮轮沸腾了,全船乘客的热情被点燃。6层甲板前头长枪短炮林立,到处欢呼雀跃。伴着两头座头鲸每一次在大洋里下潜,浮出,喷水,“午夜阳光”号上尖叫声连连。
  哈哈,天遂人愿,两头可爱的大精灵,我们要更近距离地与你们接触喽09点半,下船,乘冲锋舟,开启第一次巡游。邮轮上的游客共270多人,分成5个组,我们在第3组。每个组的运气是不一样的,有的组在巡游的过程中,鲸鱼会突然在冲锋舟边上突然跃出洋面,制造惊喜还有惊恐。许多的长枪在这一刻失去了作用。在大洋上巡游,虽然是在港湾里,给我们每个人在内心里的冲击与在青岛海边乘游艇有天壤之别。我们无比近地靠近了雪山和在洋面上的浮冰,企鹅成双成对或成群地跃出洋面滑行,超短距离里飞翔。
  11点半,登陆布朗断崖。
  布朗断崖是备选的登陆点之一。船员们说,以前,来10次,有9次是登不上的,要么狂风暴雨,要么浪大涌高。“我们的运气逆天了。我们的人品好,咋了?”众多的游客自得意满。更多的好运气陪伴着我们余下的旅程。本次南极行,将近12天的时间,我们总共完成了6次登陆3次巡游,实属罕见。
  我在布朗断崖上摔了一跤,登陆点上众多的石头像鹅卵石,颜色是黑的,石与石之间很松散。我就摔倒在这松散的石头之上,还好,扑倒之后,只是让相机硌了一下。是让我留个念想的节奏。
  下午,邮轮在维多儿海域航行。海水的颜色开始不断地变化,变成找不到一种颜色来形容它了,只好称之为靛蓝色吧。3点40分左右,邮轮抵达南纬65度03分,南极海峡尽头,开始掉头,风平浪静。
  我对邮轮上的9层甲板情有独钟。自然,这里无遮无拦,周边的美景一览无余,视野无边际。还有一个原因是,这里有两个露天的圆圆的浴池,水温当在38至40度之间。试想一下,仰躺在浴池里,看周边的雪山冰川,蓝天白云,雪花洋洋洒洒,你会作何感想?反正,我的万千思绪飞到了苍穹之上,想到了儿时,闻到了2万公里之外的家的味道……
  晚6点45分,去5层餐厅就餐。约7点左右,船的右舷发现鲸鱼,未几,船的左舷发现鲸鱼,后来,前后左右地不断发现鲸鱼。它们这是来赶赴盛宴么?船舱里的游客疯狂了,注定今夜无眠。
  1月18日,天阴,雪花漫天,雪雾弥漫。船到威廉米勒湾,又称鲸鱼湾。又一次巡游。洋面上漂浮著大大小小的浮冰,冲锋舟在浮冰的间隙中穿行,鲸鱼不时浮出水面嘻戏,皮划艇在洋面上穿梭。好一幅天下难寻的水墨画卷。
  1月19日和20日,我们分别在丹科岛和纳克港登陆。此次,我们没有登上长城站,实为憾事。但在纳克港上,我们实地参观了英国的科考站,常驻的只有5人,比较简陋。1月21日,在达魔依角的冰山上,众多游客在登山靴上套上了类似于雪橇的装备,参加了雪地徒步。雪地徒步需要很好的体力,可是在人群中,我竟然发现了一位78岁的中国女性,真是让人意想不到,惊为天人。
  行程接近尾声,精彩持续不断。1月22日,邮轮抵达电话湾。下午5点,我们登上了一座火山岛,大名迪赛普申岛,又名奇幻岛,欺骗岛。据资料显示,该岛平均45年喷发一次,上次喷发距今已有50年没有喷发了。我们从一个宽阔平坦的黑沙滩上开始登上海拔300米高的火山冰川,在此依稀可看到最近一次火山爆发的火山口。云雾不断变幻,演化出各种各样的精彩。物我两忘,面对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小小人物确实是连一只蚂蚁都称不上。在电话湾,11位团员中的4位,三男一女,勇敢地挑战了南极的冰冷大洋,畅游电话湾。了不得,不得了,人生就是一次次的挑战,一笔弥足珍贵的财富。
  该收官了。1月23日,邮轮穿越利马水道,踏上归程。午夜,我独自坐在9层甲板上的休息大厅,外边黑漆漆一片,时空属于我一个人,一个魂灵在冥想……
  此时此刻,天空已暗。我站在窗前,遥望着远处隐隐约约的无名小岛,思绪万千。一次涤荡心灵的旅程,南极,感谢你。时光静好,时间已停滞。无数的美好沉淀在我的生命里,化作永恒。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