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快3彩票

单亲母子也快乐
作者 :  于小宝

  半夜里一声巨响,吓得睡梦中的我猛然缩成一团。反应一阵,知道是竖放的切菜板从案板上滑落掉到地上,这事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惊魂未定也不敢起来看。不知吓没吓到隔壁邻居,也不知楼下有没有人住,真是罪过!
   早上起来发现把放在旁边的热水瓶盖砸裂了,幸好不是热水瓶。我那九岁半的儿子小黑回来看到那个破裂的瓶盖,问我怎么回事儿。我说幸亏你不在,否则你也要吓死了。他说,不会的,有可能我睡得跟小猪似的根本听不见。那到有可能。我说扔了吧。他责怪我:你太浪费了!很负责任地把那破碎的瓶盖仍然罩在瓶塞上。
   小黑从小爱凑热闹,表现之一是好跟人抢厕所,他爸说他“看别人拉屎他屁眼儿痒”。自从三年级开始跟着我住,我俩早上上厕所就常常撞车。然后,通常我会早起床上完厕所再叫醒他,或者Childfirst让他先解决。那天他上半天不起,轮到我跳着脚催他。他一边转身拿纸,一边喘着气慢吞吞地说:“好的,我知道那种感觉。”……
   以前住的小区里有对朋友,先是男人们相熟,然后女人们相识。夏天晚上妈妈们推着婴儿车散步,有时会碰上,我们就一起边走边聊。她说她老公家哥仨,那大哥在卫生间洗澡,他妈就坐在马桶上娘儿俩一起聊天。我们都感觉匪夷所思,即便是母子,哪有这样不守男女大防的?
   现在我觉得,人家也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母子之间关系好呗。我和小黑将来就有可能发展成这样无分彼此的境界,人体不就那点事嘛,多大个事儿?小小的卫生间,早上又赶时间,大家上厕所的上厕所洗漱的洗漱,毫不避讳,哪有时间关上门从容淡定维持隐私啊?他现在对“女人不能看男人裸体”观念念念不忘。脱换衣服的时候,他大喊:“不许看!”坚持盯着我把头扭向另一方,可是洗完澡他总大惊小怪地喊冷,叫妈妈火速拿干毛巾给他擦身,又忘记被人看了。
   某周日,早晨睡到自然醒,我习惯性地开电脑,他听到声音也翻身搂住我仰脸看屏幕。点了常看的网页,等待半天,一弹开,那日的更新居然是裸体大卫雕像,毫不害羞地占据满屏。我和他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有一阵他胸前正中长了个“疔疖”――这真是他家“祖传宝虱”,好的不遗传,偏传这歪门斜道!他爷他爸都有这毛病,三不知平地起惊雷,身上多出个又红又肿的小玩艺。
  我先不知道,只见他写作业不专心,手动不动伸到衣服里抠抠索索,我吼了他两嗓子。睡觉时掀开衣服看,才发现滑溜溜的嫩皮上真的长了个很饱满的小东西。他低着头看着它说:“长了个小眯眯!”还真像!我拿手指轻触一下,皮肤下面硬梆梆地鼓个包,他大呼小叫地说疼。我找出缝衣针,用打火机烤了烤,轻轻扎一下,就有汁水涌出,拿纸巾擦干净,涂点无极膏。然后每天晚上干完正事儿,他都掀开衣服对我说:“看看我的第三者吧!”在我的精心呵护下,约摸两周后,第三者渐渐势微最终销声匿迹。
   周六小黑在我这儿写作业,他爸说晚上来接他。晚上来时已经八点多了,说跟朋友在外面吃过饭,老脸红扑扑的,显然喝了点小酒。小黑正在网上下五子棋,他爸坐他身边看。我举着手机看小说,只听见小黑说:“天下第一骚!”我哈哈笑起来。大概笑得不正常,他俩嘀咕,怎么这么笑?我说,这外号起得不错,天下第一骚!小黑怪叫:“哪儿呀?跟我下棋的这人名叫天下第一骚。”边说边白他爸一眼。哦,我还以为你闻见他酒气熏人,给起个外号呢。他爸拍他后脑勺一下:“你说我还骚啊?”
   其实小黑满脑子里想他爸的都是快乐,想他妈就没什么好事。上周作文老师要求写爸爸妈妈是如何爱孩子的。他写他爸,小时候三四岁刚学会打电话,每天不忘给他爸打电话:爸爸,下班回来给我带个汉堡……爸爸下班回来给我带杯酸奶……于是写他爸就有汉堡、炸鸡腿、奶酪或者热气腾腾的烤红薯,都是温馨的场面,三个自然段,篇幅差不多就想这么结束了。我很不服气,难道妈妈就没有一点好吗?老师不是说要写爸爸妈妈两个人吗,怎么不写写我是怎么对你好的?百般启发下,他写妈妈一直管他学习,每天晚上睡觉前教他学英语,说好9点睡有时候却要他读到10点……一个自然段,三句半,结尾是“无奈呀!”
   他无奈?我才无奈呢!我决定也写一篇作文,专写母爱细雨润无声的,给他看。

论文来源:《现代家庭》 2009年第8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twinik.com/6/view-2195787.htm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